壬青

吃得好饱啊

今tia也要加油鸭🦆

当男神有了不同的职业——医生

初见吴世勋是在你们的大学校园里,是一个秋天 。那条去图书馆的路上掉满了落叶,踩起来有你喜欢的沙沙声,当你一脚一脚的踩着叶子,漫不经心的一抬头时,他就这样出现在画面里。
你们这儿是医学院,和艺术丝毫不沾边,但眼前的景象宛如那幅昂贵的《苹果少年》一样,世人已为他抢红了眼,他仍浑然不知的在某个地方继续绽放着美丽。
这幅解剖学少年构成之时,你耳机里刚好切到那首著名的少女的祈祷,以至于后来看过那么多构图精美的电影画面,也比不上你初见他的时刻。
你知道爱情不过是体内多巴胺、内啡肽之类的东西在分泌,但世人没有一个不为之沉迷。
像是小时候昏昏欲睡的下午,奶奶抱着你,她身上有好闻的肥皂味,空气很安静,她一下一下拍着你,哄你入睡。
像是你假期回到家,父母久违的一句,回来了,午餐是豆豉煲鸡、腊肉芥兰、芹菜牛肉馅儿水饺 ,不吃米饭的话还蒸了甜甜的老南瓜和玉米。
遇到吴世勋时的幸福感都可以与这些时刻匹敌。
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,你慢慢接受了自己所学的专业,因为你们可以因此成为同事。
毕业后你没有回家乡,而是和吴世勋考进了同一家医院,他是医生,你是护士,听上去好像很般配,然而他真是太耀眼了,他本无意绽放光辉,他本身就是光辉。
当他还是轮转医生的时候,他每到一个科室,那里的前辈多多少少都想着给他介绍对象,年轻的护士和实习生都想和他搭班,这种情况在校时也时有发生,他倒是习惯了。在校时你也变着法儿想接近他,最后成了关系较好的同学,他大概也知道你的心意,却始终没有明确的表态。
他终于轮转到你所在的科室了,你和他可以当三个月的同事,穿着白大褂的他更像是斯文败类了,你看见他拿着听诊器专心在听患者的心音,听完后报告给主任的样子,漂亮的可以印在宣传画册上,你想着等他定科了,一定要向领导申请去那个科室。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段关系的结果,伤心的时候也想过大概是没有结果的吧,到了第二天又故态复萌,还是专心当他的迷妹,他总是客客气气的样子,让你不要费心了,不要送礼物,浪费钱。不要送吃的,浪费钱。蜘蛛侠啊,看过了。吃饭吗?下次吧。
一起值夜班是你最开心的时候,你可以白天不睡觉准备你们的晚餐,他会笑着说谢谢,然后把他的那份都吃完。他笑起来真好看极了,像是你曾经没心没肺唱过的一句歌词:你的眼睛会笑 弯成一座桥。或许是你见过的人还太少,他的眼睛是你见过最好看的了,你看见的那些湖泊,那些弯月,统统都比不上它。
再后来,他有女朋友了,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,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他身边。你撞见他们的时候,是一个刚下夜班的早晨,她脖子上挂着个单反,晃着他的手说:就让我拍一张吧。
嗯……和他很互补,他总是太冷漠了些,而你也是寡淡的人,有幸和他走在一起最终怕也是成为食堂蹭送的例汤那样,食之无味。
夜班非常辛苦,那天下班之后你却并没有回去睡觉,而是去了附近的一座可以供人步行上去的小山,到了山顶后,你坐着休息,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只是下了班很累,脑袋胀胀的,早晨的空气很好闻,这个城市这样看起来不太美丽,你很想念父母,你当初义无反顾的来自己想来的地方,不考虑他们的感受,无非是知道他们毫无保留的爱着自己,所以才如此纵容。
你再也没有听过少女的祈祷,这首曲子的作者,听说很年轻就去世了,她可以一直停留在对爱情美好的幻想上。你知道这几年你像笑话一样的活着,伤害你的不是他,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。

即兴撸的小作文哈哈哈哈

那天的太阳落的太早

随便发几张-_-||